第16章 旧事新事
江行暮雨2021-08-18 23:412,116

  让赵烺喜出望外的是,叔父和哥哥的回信都已经到了。他也不急着拆,只是带着东西回到住处。

  他给哥哥与叔父寄去的是这些僧人的法器与随身经文,僧袍,佛珠。总知能寄的东西都来了一份。

  唯独那个能震撼灵魂的铜钹只有一份,关于这个东西,赵烺留了一个心眼,没有在信中提到。

  毕竟自从发现哥哥给的那解毒药就是鸦片之后,赵烺心里多少有了些对哥哥怀疑的种子。

  但是即使如此,赵烺还是先打开了哥哥的信。

  “吾弟亲启,见字如面。”

  这次同样有东西随信件送来,这次是一个匣子和一个精致的锦囊。

  赵烺打开封泥,看到信上写着。

  “正如二弟所料,送来之物属于右鲁侯。许是‘铁围城’‘紧箍咒法’二脉中的一脉传人。

  前番紧急,未曾多言,鲁班右书为鲁班祖师所咒,又曰缺一门,凡习得者皆为咒术所困,无论心智如何,终会堕入邪道。

  遇到疑似右鲁侯者,不可心慈手软,不可听其妄言,切记需当机立断,以雷霆手段灭之!

  可惜这些邪僧并未蓄发,我检查多时未发现法门所在。

  幸愚兄在京城有友人缉捕邪人时有所收获,这是右鲁侯的辫子,特来送给二弟。

  二弟谨记,你中的谶每隔十日就会发作一次,需如之前吩咐一般须用辫子缓解。

  此番事了,速速还家,家中甚念。

  文止于此,同时赠弟一锦囊,遇险时方可打开,许能逢凶化吉。”

  这封信比上次长很多,也许是哥哥有了时间,措辞也更加文绉绉的。

  前半段是正事,多半段除了最后一句都是关于家中事情的寒暄。

  说起来,这封信让赵烺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奇怪感……

  对了!信前后的字迹似乎有些许不同,但的确都是哥哥的字迹……也许是写前半程时忽然有事,字迹也有了不同。

  匣子中是和上次一样的辫子,不过赵烺可没打算马上用‘药’,他打算稍后送去警署的朋友查看一二。

  至于另一个物品是一个精致的锦囊,锦囊绣工细致,花纹华丽,同时还透着一股子让人舒服的凉意。

  赵烺盯着锦囊良久,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以后随身携带它。

  接下来是叔父的书信。

  二叔的信十分简单,信中提到他事务繁忙,无法脱身,这个和尚的事情他已经派属下去查,后续会派人前来解决这事。

  同时还让赵烺尽快回京城,他已经联系了一大师准备为赵烺祛除谶言咒语。

  此间事情会有他的属下来处理,无需再费心。

  ……

  赵烺点点头,二叔是京城警备部队总长,平时事务繁忙,上次能来看自己已经是帮了自己大忙。

  有趣的是,和哥哥一样,叔父也给了自己一个防身的礼物。

  至于哥哥……赵烺打心眼里希望哥哥之前送来的不是鸦片,这次的辫子正好可以一试真假。

  不论如何,家里都希望自己回去。而赵烺的确也知道,再待下去自己会有风险。

  如果回京城,在叔父和哥哥的庇护之下,说不定可以找到解决‘谶’的方法,自己也不用继续以身涉险。

  赵烺看着手中的匣子和锦囊,无言的呆坐了许久。

  忽的,一阵劲风拂过,打开了他的窗户,桌面上的稿件一时间散了一地。

  赵烺没有急着把稿子收拾起来,只是叹了一声,将匣子收进抽屉,把锦囊放在内袋之中,同时把勃朗宁手枪握住手中。

  “赵烺啊赵烺,你已经年过弱冠,竟然没有一点男子汉之担当!

  惹了事情就往家里躲!想把麻烦甩给家人,自己继续做赵二公子?”

  赵烺无声干笑着,良久之后他把勃朗宁举起来,对准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:

  “若哥哥所说是真的,我还能活100天,既然还有一百天可行动,那就不必怕死!

  “周遭种种异样,自身种种异变,我要让他们全数水落石出!

  “若是真要到临死之时,最后留一颗子弹给自己,宁可死在科技造出的枪下,也不要死在那些邪物手上!”

  说完,赵烺闭上双眼,扣下了扳机。

  啪。

  赵烺自然毫发无损,枪中的子弹已经事先退了出来。

  赵烺再次睁开眼睛,之前的逃避与迷惘已经淡去,显出了浓浓的坚定。

  一个下午赵烺都没有出门,只是在屋内写写画画,把所有已知的线索列在纸上,一个一个辨析其中的所含的信息,再分别列出要素。

  作为在美利坚受过专业新闻学教育的学士,对于情报的分析赵烺还是有一手的,慢慢的,他解析出了情报中的几处要点。

  “吱呀。”几声敲门之后,门被轻轻推开,原来是李广回来了。

  赵烺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,抬头看向天空,不知不觉间已经是黄昏了。

  “二少爷,我已经摸清那些乞丐的住处。但是他们行事诡秘的很,我没有抓住什么尾巴。”

  李广面议有愧色,对他来说这一下午可是花的真的不值当。

  “无妨,他们都是些好手,你能不被他们发现已经是大幸了!”赵烺笑着安慰道。

  “除了回落脚地之外,他们还有去什么地方吗?”

  李广连忙应道:“有几个乞丐分别去了几家药店,他们中应该是有人害了风寒。”

  闻言,赵烺皱起眉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线索图谱:

  “还记得他们去了那几家药店吗?”

  “记得记得,我还去其中一家药店问了他们抓了什么药,这才知道他们应该是有人害了风寒,啊对了!”

  李广想起什么似的,一挑眉道:

  “那药店老板看我年纪不大,还让我多加小心,最近经常有小孩和少年少女莫名失踪,似乎是被人拐走了。

  呵,小爷我还希望遇上这些该死的人贩子,给他们一点教训。”

  赵烺皱起眉头,人贩子?看来冲县最近的确倒霉的很,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……不,不对!

  冲县最近所有的事情,应该都有一个共同的‘推手’!

  任何的事情都不是独立存在的,必定有所联系。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们明儿早上一起出去那几家药店看看,顺便问问那些人贩子的事情。”赵烺点着头说道。

  “哎,少爷如果急的话,其实我可以现在去的?”

  “现在不行,我有事要麻烦你。”

  ?

继续阅读:第17章 疑云初见

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

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

民国奇谈

微信扫一扫打开爱奇艺小说APP随时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