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自省
矮屋种花2022-04-22 09:502,227

  ?

  听到张锦骏给他的“任务”,张锦驰陷入了沉默。

  张锦骏说道:“老廖以前就说过,你这个人心太干净。这个世道里尤其是我们正在奋斗的事业又是这么特殊,心太干净的人都活不长。”

  张锦驰轻轻点头:“道理我都明白……但有些时候,还是会有点……不过,这话真的是老廖说的?”

  张锦骏摊了摊手:“这是他的意思,我帮他翻译总结了一下。”

  张锦驰立刻给了他一个“我就知道”的白眼。

  沉默了一阵子,张锦驰才开口说道:“哥,我从不后悔加入东北留日青年救亡会。对于现在和将来遇到的困难我有心理准备。”

  张锦骏看着堂弟:“其实……我会偶尔有些后悔把你引入组织。”

  张锦驰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  张锦骏说道:“你原本可以过富足幸福,平静普通的生活。而现在,我带着你走上了这条路……”

  张锦驰笑着回道:“路是你引的,但说到底是我自己的选的。再说生逢乱世,哪里又有什么太平日子。难道也学那几个道貌岸然的家伙,举家逃到海外去吗?

  ?

  就算是到了海外,那里就一定太平吗?咱们都在国外待过。背井离乡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。”

  张锦骏点头:“你说的对。可惜有些人就是喜欢跪着吃饭。刚刚收到的消息,汪精卫已经被证实叛逃。去年的12月,汪精卫由重庆秘密离开去往昆明,然后由昆明进入越南。据说现在人就在河内。”

  张锦驰一脸震惊:“汪精卫真的投靠了日本人了!”

  张锦骏不无感慨的说道:“从现在的情况来开,是这样的。当年的刺杀摄政王载沣是何等英雄气概。但如今,汪精卫此人毕竟遗臭万年。”

  张锦驰说道:“果然是应了陈立夫先生对他的点评,汪精卫是书生难成大事。”

  张锦骏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汪精卫的背叛给我们提了醒。我们的组织里也可能存在这种有背叛倾向的人。所以在以后的工作中,不仅要更加提高警惕,而且要将准备做在前面。

  ?

  你们这批人对组织非常重要,所以今后原则上你们所有人都只能进行单线联系。而像这次的接应任务,以后也不会有了。”

  张锦驰说道:“我的上线是你,只跟你单线联系的话,那其他几个联络点以后就不能再去了吗?”

  张锦骏说道:“原则上尽量减少接触,包括我这里你以后也要少来。”

  张锦驰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  张锦骏突然又提起了故人:“其实老廖还说过你其实很适合做这行。”

  张锦驰嘴角微抽,忍不住说道:“我记得老廖可不怎么爱说话。”

  从堂哥家离开之后,张锦驰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。他想了老廖,那个曾经把他们虐到生不如死的教官。他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是谜团和老男人。他也是张锦驰成年之后,极少数几个打心眼里佩服甚至有点害怕的人。

  某种程度上讲,老廖甚至在某些方面,填补了张锦驰心中缺失的关于父亲的部分。

  男孩到男人的转变,不仅是生理上成熟,更重要的是男孩要找到一个背影,以这个背影为目标追赶和超越。通常这个背影都来自于自己的父亲。大多数男孩都会在人生中的某些时刻,将自己父亲作为榜样。但张锦驰不属于这个大多数。

  张锦驰从记事开始,就跟张德惠不亲。他的童年回忆中,九成都来自于母亲。张锦驰会走上现在这条路,就是源自于母亲对他的教育和培养。

  母亲过世之后,张锦驰就到日本留学。他积极参加各种救国活动,出人出力也出钱。

  但没过多久,张锦驰就发现这些活动其实救不了中国。有句老话说“治标不治本”。这些活动甚至连“标”都治不了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张锦骏向他透露了自己的真实信仰和身份。是他让张锦驰知道,只有斗争和革命才能救中国。

  张锦驰在日本的京都正式加入了东北留日青年救亡会,加入了这场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之中。

  张锦驰的身份特殊,从事情报工作事半功倍。所以组织专门为他们请了教官进行专门的培训。老廖就是众多教官之一。

  ?

  老廖是个毛子,他说自己叫阿廖沙。但具体是哪个地方的人是个谜。但他精通多国语言,甚至连粤语都能说得有模有样。

  ?

  想起当年受训的日子,至今张锦驰依然记忆犹新或者说心有余悸。

  老廖向他们展示真正的隐蔽战线是什么样子。各方势力在台面之下的博弈有多么的残酷。这个战场是个没有温度世界,一切都已达成任务为最高优先。

  ?

  而为了这个最高优先的目的,几乎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必要的时候甚至连生命,道德和良知都可以舍弃。

  那是第一次张锦驰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。但好在那也是唯一的一次。

  张锦驰永远都记得老廖正式上课的第一句话。

  “未来你们将要面对战斗,不是靠一腔热血,对所谓信仰的坚定,还有敢于自我牺牲就能够获胜的。相信我,干脆的死亡在这一行真不算是个糟糕的结局。”

  张锦驰心情沉重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在回国之后,竟然因为安逸的环境而变得迟钝了。这种变化很细微,就连张锦骏都没有发现。就连他自己也是刚刚才发现的。

  深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,张锦驰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。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哈尔滨的黑夜之中。

  三十年代快要结束的这几年,苏日在军事对抗的强度上明显下降了几个档次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放下对抗的意图。而是调整了对抗的主要战场。这个时期双方都互派了大量间谍和情报人员,频繁的进行破坏和侦察活动。

  日方在东北设立了严密的情报机关。情报部门的主要领导机关是关东军司令部第二处,它在我国东北各地布设日本军事使团作为主要情报机关。

  ?

  军事使团下设情报站、情报点和接头机关。通过整个情报体系来开展情报活动、反间谍活动和领导、协调其他情报机关的情报活动。

  整个东北来看,又以哈尔滨及周边地区的间谍渗透活动最为频繁。不是单方面的,而是双方的活动强度和密度都很大。所以日方在这个地区内设置的机关的数量,人员的配置都远超其他地区。

  而哈尔滨的特高课则因为实战经验丰富,而成为日方情报系统中的精锐。每年都会有来自各地情报人员,专门到哈尔滨的特高课学习经验。

继续阅读:第11章 贵客登门

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

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

民国双城记之密谋

微信扫一扫打开爱奇艺小说APP随时看!